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公司新闻

谈球吧体育·食物包装知多少:月饼里也可能有内分泌干扰物!

2024-01-30 22:29:17 | 作者:谈球吧体育

  有没有人想过这个问题:既然堆积成山的塑料包装物会对环境造成污染,那么接触过包装的东西——我们的食物——就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吗?吃下这些食物的我们,真的就高枕无忧了吗?

  食通社联合无毒先锋,召集了一批对食物包装怀有疑问的读者,一起深度挖掘食物包装的秘密。当所有人拎着月饼回家与亲朋共度佳节时,无毒先锋的伙伴悄悄地做了一个与月饼包装有关的安全检测。想略过科普部分直接看结果的读者,可以直抵文章第五节,一睹为快!

  到大型超市买吃的,几乎所有的食物都被层层塑料包裹起来,它们被一盒盒整齐地码在货架上,视觉上非常“整齐美观”;在线上平台订外卖,配送员递到我们手上的总是一个塑料袋,拆开一看,袋子里头还有各种形态的塑料制品。

  为了吃,我们每个人都面对各种各样的包装物,而且还变得越来越复杂。很多人视而不见,一丢了事。有的人关心环境,但也嫌麻烦,分类又特别有难度,只能作罢。有的人已熟知垃圾分类,心想着反正都可以分类可以回收嘛,不怕!

  托垃圾分类的福,相信很多人都已经知道了塑料编号。塑料编号的目的是为了回收时可以将塑料重新分类,然而它覆盖的范围也是有限的。大量的包装物要么没有标注上这个编号,比如易拉罐里的塑料内膜、零食包装上的透明小窗;要么没法标注,比如保鲜膜、塑料袋。

  今天人们熟知的塑料(plastic)是一类人工合成的树脂(synthetic resin)的统称。在合成树脂问世以前,树脂的世界里只有天然生成的树脂(naturally occurring resin),比如松香、琥珀、虫胶。

  当比利时化学家Leo Baekeland在1907年成功用人造的原料合成了塑料时,他对这种新兴材料无比有信心:绝缘、耐热、容易造型!的确,塑料与那个时代其他的材料相比,解决了很多难题,而且相比于天然树脂,它可以更快地生产出来。塑料在二战时期被军事领域青睐,二战以后,塑料制造商为了继续他们的产业,大举进军民用领域。塑料它防水、防渗透、轻便的特性也使得它成为了制作日用生活器具的材料。自1979年起,塑料的产量便超过钢材,成为了人造材料里的老大。

  时光流转,塑料被丢弃以后给环境带来的问题已不容忽视。我们总在谈论它,心里厌恶它,可现实生活里却又离不开它。那么,我们要如何镇定地生活在这个被塑料包围的世界里?为了获得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们先把视线从塑料造成的环境影响上移开,来看一看塑料从原料开采到成品的制造过程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我们追溯源头,会发现生产塑料的原料来自石油。石油开采出来的两大初级产物——原油和天然气——当中混合了各种可燃气体。其中,原油可以提纯出乙烷,天然气可以提纯出丙烷。乙烷(或丙烷)的每个分子,原本是一个个独自晃荡的游民,结果人们把它们放在特定条件下进行一系列化学反应,让它们手拉手连在了一起,形成了长长的链条,这个像长龙一样的化合物(compound)就被称作聚合物(polymer),相对应的,那些独立的小分子就被赋予了一个新名字——单体(monomer)。若是看英文名会更好理解,化合物(polymer)和聚合物(monomer)是互相呼应的一对儿(poly-的意思是多个,mono-的意思是单个)。

  聚合物在常温常压下呈固态,因为它的一些物理性质跟天然树脂很相似,所以化工行业里也借用了树脂(resin)这个词来代表聚合物在冷却到常温以后形成的固体。为了塑形方便,树脂接下来会被切碎成像扁豆一样大的小颗粒——树脂颗粒(resin pellets / nurdles),然后被加热,进入各种各样的模具和流水线,变成我们常见的塑料制品(plastic products)。

  跟树脂颗粒一起参与热成型环节的还有一大类物质:塑料添加剂,它可以让最终的塑料成品拥有各种傲人的特性。我们来看看常见的塑料添加剂都有哪些:增塑剂、热稳定剂、光稳定剂、抗氧剂、阻燃剂、发泡剂、抗静电剂、防霉剂、着色剂和增白剂等等。这些发挥了重大作用的添加剂却没有被印在最终的成品上,我们在包装物上见到的塑料编号1-7只做了树脂的成分。

  这一连串看着让人头大的塑料添加剂当中,对健康影响较大的是邻苯二甲酸酯(简称PAEs)、双酚A(简称BPA)和氟烷基和多氟烷基物质(简称PFAS)这三种化学物质。

  邻苯二甲酸酯作为增塑剂与树脂混合时,两种物质在分子层面并未形成共价键,换句易懂的话说,它们虽然混合在了一起,却没有真正牵手,相互之间结合力很弱,因此有小部分邻苯二甲酸酯分子极易逃脱。

  逃脱到周围环境中的邻苯二甲酸酯会发生降解(包括生物降解、光降解和厌氧降解),因此通常不会一直存在于环境中。可是,如果邻苯二甲酸酯迁移到食物里(尤其是牛奶、黄油、肉类等高脂食物),就会随着的新陈代谢进入内分泌系统(Endocrine system)。由于邻苯二甲酸酯与雌激素(Estrogen)在化学结构上有一定相似性,邻苯二甲酸酯能够与相应的激素受体结合,产生与激素相同的作用,干扰血液中激素正常水平的维持。即使最终通过代谢重新出现在的尿液当中,邻苯二甲酸酯也参与了这个干扰行动。

  最开始科学家只是发现邻苯二甲酸酯与儿童发育问题和男性生殖障碍相关,后来也发现它对女性健康也有影响,影响的途径很可能是通过化妆品和个人护肤品。增塑剂不仅仅出现在制作食物包装的材料里,儿童玩具很多也是由PVC做成的,也是增塑剂含量很高的一类,世界上已有很多国家限制增塑剂在婴幼儿食品包装和玩具当中的含量。

  另一类被广泛质疑的塑料添加剂是双酚A(BPA)。BPA并不是塑料添加剂,它是生产环氧树脂(Epoxy)的关键单体,更是生产聚碳酸酯(PC)最常用的原料。其中环氧树脂(Epoxy)几乎被用于所有食品与罐装饮料包装的内层涂料,比如碳酸饮料的铝罐。由于BPA是一种脂溶性的有机化合物,当脂肪含量很高的食物接触环氧树脂(Epoxy)或聚碳酸酯(PC)时,有可能会令其中的BPA迁移到食物里。

  20世纪30年代,BPA就被发现具有雌激素活性,关于它的争论也就开始了。在欧盟和加拿大,BPA已被禁止用于生产婴儿奶瓶。我们也会在很多塑料制品上看到“BPA free”(不含双酚A)的标识。然而,普通消费者并不知情的是,BPA还有很多亲戚,名字虽然不叫BPA,却也有类似的危害,倒是现在罪名全部指向BPA,它们可以躲在背后安然无恙。

  还记得纸制品包装为什么可以防水防油吗?原因就是纸的表面涂了一层塑料膜,其危害性取决于塑料膜的材质,有些可能含有BPA,在接触高温食物时可释放有害物质。又有读者问了,部分纸质包装并没有看到塑料膜,那它防油又是怎么做到的呢?其实就是在纸张表面涂上一层防水防油剂,目前普遍采用的是含氟类的防水防油剂,也就是PFAS。

  PFAS包含近5000种化学物质,具有可移动性、持久性的特点,可在环境中积累,且耐油脂和水。PFAS已被证明会导致实验动物的生殖、发育、肝脏、肾脏和免疫问题。据美国环境保护署(Environment Protection Agency)称,PFAS也可能与低出生率和甲状腺功能紊乱有关。

  一般来说,我们接触到PFAS的主要途径就是食物包装。去年美国消费者权益团体公布了一项研究,结果表明,从美国五大杂货店购买的将近三分之二的纸饭盒含有较高含量的氟。而实际情况比我们想象的更严重,调查发现,98%的美国内含有可测量的PFAS。

  除了上述的邻苯二甲酸酯(PAEs)、BPA和PFAS,食物包装材料中的有毒物质还有很多,请看下图:

  中秋节刚过去,我们会发现,即使是最简单的月饼包装,吃到月饼之前,也得撕开一个封装袋,吃完月饼,手里一定留下一个月饼托。与高油脂月饼接触的塑料托儿里到底有没有上述有毒化学物质,我们的月饼到底安不安全?

  发于此问,无毒先锋的伙伴们将五款月饼托送到具有检测资质的第三方检测机构,测试月饼托中四种邻苯二甲酸酯(DEHP/DBP/DINP/DAP)的迁移量。为此,检测机构进行了10天的食品接触模拟实验,看看月饼托中究竟有多少增塑剂会跑到食物中。

  在送检的四款月饼托样品中(另外一款由于卖家不发货和下架产品拖延了送检时间,检测结果暂时无法公布),包括 PVC(聚氯乙烯)、PP(聚丙烯)、PS(聚苯乙烯)三种材质。虽然送检的样品数量较少,但两款PVC材质的月饼托都检测出会发生增塑剂迁移。其实PVC 生产过程中必然会添加增塑剂,用 PVC 材质的月饼托装月饼,其中增塑剂很有可能会溶于月饼的油脂中,从而被吸收,对健康造成威胁。

  我国国家标准GB 9685-2016《食品接触材料及制品用添加剂使用标准》明确规定,增塑剂DEHP不得用于接触脂肪性食品、乙醇含量高于20%的食品和婴幼儿食品的食品接触材料。动物实验表明增塑剂 DEHP具有内分泌干扰作用,啮齿类动物长期摄入该物质可造成生殖和发育障碍。具有类雌激素效应,孕妇、婴儿和发育期儿童应远离DEHP。国际癌症研究所(IARC)已将 DEHP 列为 2B 类致癌物。(注:2B类致癌物对实验动物致癌性证据充分,对人可能导致致癌;三类致癌物对人类致癌性可疑,尚无充分的或动物数据。)

  高危的塑料是3、6、7号。其中,7号塑料如果是聚碳酸酯PC或环氧树脂Epoxy的线号塑料PS当中,增塑剂很常见。3号塑料PVC还可能含有双酚A,因为在生产软质PVC的过程中,BPA会作为抗氧化剂被添加到增塑剂中。

  5号塑料相对最安全,经常被标注为“可被微波炉加热”(microwave safe),但我们仍不建议把它放入微波炉加热。因为微波炉纯微波时是没有固定温度的,取决于被加热物吸收微波的能力,如果承装的食物不是纯水,含有油脂,温度高于120摄氏度是很容易发生的情况。

  所有塑料都会随温度升高而释放更多有毒物质,自身结构也会更加不稳定。温度越高,危害越大。避开高危塑料的同时,尽量不要用塑料容器装热食。夏季应避免把盛装食物的塑料容器长时间放在汽车内部。

  读到这里,大家对日常接触的食物包装是否有了更客观的认知了呢?感谢无毒先锋为我们提供专业知识顾问,感谢参与活动的每一位小伙伴,希望大家开发出更多包、装食物的新方法,在摆脱塑缚的道路上越走越开心!

  [2] 郭庆园,蔡汶静,钟怀宁,李菊,陈俊骐.食品接触材料中全氟和多氟化合物风险与管理[J].包装工程,2017,(第7期).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关闭
二维码